Viola不是双鱼座

男神全都成双成对

BlueErx右辰:

「sebastian今天收到了很多礼物,其中有一个将要影响他后半生的超级大惊喜」


……我在胡扯

生日快乐Baoza!!!!!

对粉丝亚文化的感想

纳兰妙殊:

每次一些粉丝们搞出什么集体活动,都是大型羞耻现场,其甚者宛如邪教教徒集体发作。然而身在其中的人就像被透明穹顶罩住一样,懵然不知,反而引以为荣。凡是对她们喜欢的偶像的电影电视剧提出批评意见的人,都是黑子。为什么不肯相信、承认这个电影电视剧确实糟烂?因为“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



当我们在群众运动中丧失了自我独立性,我们就得到了一种新自由--一种无愧无疚地去恨、去恫吓、去撒谎、去凌虐、去背叛的自由。这毫无疑问是群众运动的部分吸引力所寄。在群众运动中我们获得了干下流勾当的权力。



而且粉丝们都有“我不听我不信”大法。有时会奇怪:她们真的不明白自己正在丑态百出吗?



 但凡“忠实信徒”都具有“闭眼掩耳”的能力,对“不值得看或听”的事不屑一顾,而他们所以能够无比坚定不移,力量亦是源于此。


一种教义的有效性不由它的奥妙性、崇高性或正确性决定,而是取决于它把个人隔绝于其自我及世界的彻底程度。





就像所有大型群众活动一样,这种狂热浪潮里很糟的一点是抹杀自我。


我私人认为健康的态度是这样的:


——是的,我喜欢你这位演员,但如果你演了烂片烂剧,我一定会尊重我自己的审美和智识,给出公允的评分。如果你做了蠢事,我也不会强行找理由护短。


——再著名的导演、演员的作品,都需要接受市场和观众的检验和审判。不去干扰这种检验,尊重承认这种检验的结果,也是对你的职业的尊重。




好的爱是让人变成更好的自己,这道理谁都知道。如果一种“爱”让人变成浑身戾气、把全世界当做假想敌怼天怼地、在微博等公共言论场所满口脏话的人,这是爱吗?是毒药吧。


很有趣的是,好多粉丝把自己比喻成爱豆的“亲妈”。但如果真的出现这样一种母亲——儿子考试成绩不好就骂老师骂学校骂监考老师,总之一切都有错只有我的宝贝儿子没有错,听到有别的班老师批评自己儿子就要过去骂人,在公共场合以外人听来肉麻的昵称乳名称呼儿子,口口声声“我们家宝贝多么好多么好”,在家里则全家人不许有一句话提到儿子的缺点,谁提谁就要被痛骂一顿、赶出家门——谁都会觉得这当妈的又蠢又low又疯、溺爱到失去理智,她们也会把这种亲妈嘲到死。


但这并不妨碍她们自己在做着这种可怕的“亲妈”,并认为要当亲妈就得这么当,是“行规”。


是非不明的“爱”,是对被爱者和爱人者的双重侮辱。




其实这些十几二十岁年轻人对这种“群体”和“群众运动”的依附与狂热,相比位于鄙视链底端的老年人广场舞群体,并无本质上的差别。



一个新兴群众运动赖以吸引和维系追随者的,不是主义与承诺,而是能不能提供人们一个避难所,让他们可以逃离焦虑、空虚和无意义的生活。


所有形式的献身、虔诚、效忠和自我抹杀,本质上都是对一种事物牢牢攀附——攀附着一件可以带给我们渺小人生意义和价值的东西





这些粉丝群体里还是有“理智粉”,我也遇到过,但这些人唯有沉默与苦笑。



 一个群体的性格和命运,往往由其最低劣的成员决定。





以上引用均来自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哦,还有这句——



一个人愈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







美国队长的精神核心是——自由。谁反自由他就反对谁。


有自由才有尊严。我想,如果一种爱里没有自由和尊严,那这种爱就不值得一爱。


如果一种群体里没有自由言论和自由意志,那么也不应该有我。


不该有任何一个希望葆有尊严的人。

【HD】Forget-81(终章)

粮食不够吃啊:

·81


“Harry!”


Harry刚刚把门推开一小半的时候,背后传来有人喊他名字的声音。Harry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穿着正装的女人站在台阶下面,交叉着双手抬头看他,一头棕色的头发依旧蓬松的厉害,不过丝毫减弱不了主人锐利的神情。


——为什么我的朋友们似乎头发也都很杂乱。难道这也存在物以类聚?


Harry一边想着一边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换上了一张笑脸:“哟,格兰杰部长,好久不见。”


“原本并不用好久不见的。今天公布竞选结果,你说好要来参加的,为什么我连你的人影都没有看见?”赫敏并不打算被他蒙混过去,咄咄逼人地问。


“咳咳,这不是因为……最近工作忙嘛……”Harry陪着笑回答。“况且都已经知道结果了,去不去也没什么关系呀……你肯定会当选的!他们那几个哪一个能是你的对手呢?”


“少来了,一年前你就辞了傲罗指挥长,跑去给小朋友们做飞行教练,你是打算让我相信你被小朋友们逼着加班了?”赫敏甩出一份聘书。“喏,荣誉部长的位置,坐不坐?”


“这……”Harry手忙脚乱的把那份聘书接过来。“这不太好吧。你既然都已经当上部长了,还用我来做什么荣誉部长……”


“不用干活,也没有工资,就是挂名。”赫敏的这个推销说辞可真是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她笑了起来。“还用我直接说吗?你这一年说是没干什么,但是其实为我竞选造势出了不少力气。我知道我的一部分选票没有你的话是得不到的。现在我刚刚上任,根基不稳,你就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来挂个名给我壮壮胆呀。”


“那可说好,我不干活的啊。”Harry知道再推辞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一年前他从魔法部长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这个计划就已经在心里慢慢成型了。他当然知道当时能做的一切说穿了都只是权宜之计,要是真的想要让他跟draco以后的生活都不受影响,最直截了当的办法恐怕就是魔法部长这个位置上的人真正对他没有任何敌意。他自己是没有做部长的能力,不过赫敏倒是个现成的人选。现在既然这个计划已经实现了,那么再有了这个荣誉部长的挂名,也算是加上了双保险。


——啧啧,我可算是也徇私了一把。


Harry这样想着,在聘书上签了字递回去:“你可得好好干啊,部长,别让普罗大众失望。”


“还用你说。”赫敏早就想大刀阔斧的改革一场了,现在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发挥。关于这一点,罗恩怨念的很。他真的很想要个宝宝啊。赫敏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将聘书收了起来。偏着头想了想,问:“你那位……最近还没有什么进展吗?”


“他可能要睡到天荒地老了吧。”Harry含笑摇摇头。“连秋都打算放弃了,已经一个月没来过了。不过虽然没什么进展,也没有变糟糕就是了。他要想睡,我就看着他睡。能看着他睡也挺好的。”


“你还真是容易满足。照顾了一年病人还依然不离不弃,我相信你是真爱了。”赫敏点点头。“那个标记呢?也还依旧消不掉吗?”


“我本来就是真爱。”Harry几乎是同时小声反驳着说。及到赫敏问黑魔标记的时候,他叹了口气,摇头。“估计他胳膊上那个要成为最后一个黑魔标记了。秋也想了不少办法,但是就是弄不掉。她最后那个提议太血腥了,我没同意。”Harry回想了一下,狠狠摇头。秋最后说可以将那块皮肤完全割下来然后等长新的,被Harry极力的否决了。“况且我也想通了,我爱的是他。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标记就动摇了呢?比起让秋做那个可怕的手术,我倒是宁愿看着那个标记留在他胳膊上。我可不想让他在我身边还流血流泪的,我不忍心。”


“咦,肉麻死了。”赫敏抖抖肩膀,张开双臂。“我没时间听你贫了,我估计你现在也说不出什么祝贺的话。所以赶快来抱一下我还有事要走了。”


Harry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朝前走了两步,也张开胳膊抱了上去。


这个拥抱并不长,大概持续了三秒钟左右的样子。赫敏的下巴搁在Harry的肩膀上,正正好能看到半开着的门里面的样子。在这个拥抱结束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小小的惊呼了一声:“WOW。”


“怎么了?”Harry奇怪地问。


“没什么。”赫敏古怪地笑了笑,挥挥手就跑走了。“再见了,下次有空请你吃饭。”


“真是……莫名其妙……”Harry看着她迅速跑走的背影,嘀咕了一句,重新转身朝屋子里走去。一只脚刚踏进门的时候顺势抬起了头,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正对着的楼梯上。他的脚步停住了,忍不住也短促的惊呼了一声:“啊。”


再熟悉不过的楼梯的顶端,斜斜的倚靠着一个人。他穿着那身后来专门去买回来的米白色的睡袍,腰带像是重新扎过了,看起来整整齐齐的。已经过肩的浅金色的长发用一根缎带低低的束起来。他就这么看着门口的方向,嘴角噙着一丝意味不明若有若无的浅笑。


“刚才那是赫敏,赫敏·格兰杰。她今天就任部长了,我只是……祝贺她一下。”Harry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说。话一出口,他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跟醒过来的draco的第一句话怎么能是这个呢?他为什么要急着解释呢?他本不必解释的呀!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他不知道draco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也不知道draco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梅林啊,他现在脑子里真的很乱,他已经许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过了。


Harry有些局促的走进屋子,反手关上了门。当门发出“咔哒”的轻响的时候,他却又慌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关门呢,这样把门关起来会不会显得唐突呢?可是为什么会显得唐突呢?梅林啊梅林,快救命啊,连他自己都要弄不清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了。


Draco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他从楼梯上走下来,声音如同记忆里一样很优雅很好听:“这是你的房子?”


“对!”Harry几乎是立刻回答,甚至都没有等draco尾音完全落下。


Draco似乎被他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脚步顿了顿,又继续走了两步,停在了墙壁前面。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照片,当时他随意的挑了几张挂了上去,现在看到draco停在了那些照片前面,莫名的有些局促,竟然开始偷偷观察这些照片有没有什么不妥了。


“照片不错。”draco这样说。


“嗯……嗯嗯。”Harry含糊的回答。他的目光游移开,落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里。他开始看哪里都不顺眼了。


“只不过,这个窗帘我不喜欢。”draco接着说。


“窗帘?”Harry看过去。那还是他刚刚住进来的时候随便去外面买的窗帘,很厚的绒布制成的,可以将外面的光挡的严严实实。他一度觉得这个窗帘真是棒呆了,可是被draco这么一说,他忽然觉得这个窗帘实在不好,真是不好。“还有呢?”


“还有?”draco也愣了一下,像是没有预料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索性试探般的接下去一个一个的说。“还有床铺,被子,枕头,墙纸,还有这些家具……”


“都可以换。”Harry斩钉截铁地说。


“换?”draco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又问了一次。


“对,换。”Harry迫不及待地点头。“所有的,窗帘,床铺,被子,枕头,你觉得哪些不好,我们都可以换。”


Draco迟疑了一下,接着说:“其实这幢房子……”


“如果你不想住在这里,”Harry依旧没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了。“我们也可以搬走,搬到你喜欢的地方去。”


Draco没有继续方才未完的话了。他定定的看着Harry,带着一丝探究的意味,忽然凑近,挨着Harry的脸颊,呼出的热气擦着头发耳朵掠过去,陌生又熟悉的低低的温柔的声音蜻蜓点水一般拂过耳廓,轻飘飘的钻进到耳朵里面去了:“我们……该不会是恋人吧?”


Harry的瞳孔倏然放大,他连呼吸都忘记了。


——恋人?


是了,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确定过关系。或者说他们从来没有机会能够确定关系。他们只是单方面的表白过,单方面的接受过,可是面对面的确定下来,却从来没有过。


那么现在,draco忽然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呢?


Harry不知道应当怎么回答,他舔舔嘴唇,有些泄气:“我……我不知道……”


Draco已经退回到刚刚的位置了。他看着Harry的反应,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里升起了一种愉快的感觉。他笑了笑,轻快地说:“你不要紧张。我大概是睡了挺长时间,身体都有些僵硬了,大脑也一样。有一些事情我不记得了,所以可能总是要问一问。”


“你……不记得了?”Harry愣了愣,重复了一次。这倒是他没有想过的问题。可是当听到draco这么说以后,又开始焦虑了起来。他还记得些什么呢?又忘了什么呢?Harry揣摩着直接询问会不会不好,可是又实在迫切的想要知道。


“对,我不记得了。就像刚刚那个问题。我想我大概不可能在陌生人家里睡这么久,可是这幢屋子里一张我的照片都没有——或者说,像是我曾参与过的痕迹一点也没有,即便说是恋人,也恐怕太牵强了。”draco礼貌地微笑着。“不过,你刚刚的反应,倒是真的有趣的很。”


——应该说是的!


这个念头一下子滑进了Harry的脑海里。他不想欺骗draco,可是这一刻他真的感到莫名的失落。他想,如果真有后悔药的话,他大概会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你……嗯,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Harry犹豫着,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看起来是这样的。”draco点头。他走到餐厅里,在餐桌前面驻足了。他转过身,看着餐桌另一边的Harry。“我发现我的手臂上有个奇怪的图案,像是纹身一样。我之前是个喜欢纹身的人吗?”


“不,不是的。”Harry摆摆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忽然语无伦次起来了。“那个……那个标记,跟你过去的经历过的一些事……有关系……如果,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讲一点给你。我……我恰好知道一点点。”


“哦,看起来我们的关系确实有些不同寻常。”draco依旧微笑着,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但是,讲给我听,就不必要了。”


“嗯?”这次轮到Harry好奇了。那些失去记忆的人不是都极力想要寻找回来失去的记忆吗?


“你不要误会。”draco依旧笑着。“我想,既然我不惜花费这么长的时间,睡了这么久才将那些过去都忘记了,想必也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既然已经努力忘记了,又何必非要再去回想起来呢?”


Harry想了想,这句话也实在是有道理的很。事实上,他也确实不愿意给draco讲那些经历。那些经历痛苦的很,若是真的忘了,倒也并不算是一件坏事。想到这里,Harry也松了一口气,笑着点头:“对,你说的都对。”


Draco敛住了笑容,他定定的看着Harry的面孔,看的Harry也不敢笑了,伸手在脸上摸了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draco摇摇头。“我只是觉得,看着你的样子,就舒服的很。想必我之前应该并不讨厌你。”


——这可就错了。你确实很讨厌我来着。我们曾经确实互相讨厌来着。


Harry的思绪飘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在霍格沃茨专列上,在初次踏入的奇幻的礼堂中,在教室里,在禁林里,在球场里,在桃金娘的盥洗室里,在医疗室里,在尖叫棚屋里,在猪头酒吧的阁楼里。


原来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知不觉在自己的人生里存在了这么久了。


Harry有点恍惚。在这么长这么久的岁月里,有一些时间却偷偷摸摸的溜走了。而他却错过了许多。连魔法石都没有办法复活的那些逝去的岁月,如果想要弥补的话,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Draco静静地看着桌子对面的那个人慢慢的陷入回忆。他觉得那大概真的是一段很长的回忆吧,可是他实在没有办法共鸣。他的回忆里是一片空白,最早的场景就是刚刚在门口发生的一切。所以他敲敲桌子,将这个人拉回到现实中来:“还有一个问题,很难启齿,但是我真的很迫切的需要知道。”


Harry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连Harry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一遇到draco就紧张的厉害。他以为他已经照顾了draco一年多,这种紧张感大概应该消除了,可是当draco就这样站在他面前跟他讲话的时候,他还是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


Harry拼命的忍住了想要掐一掐自己来验证这一切是不是梦的冲动。他想,如果真的是梦,那么他也不要醒来了。


Draco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人在焦灼的自我斗争中,他不知道这个人究竟在做什么样的思想斗争,可是他就是莫名的觉得很喜欢看。他静静的看了一小会儿,才说:“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或许你可以告诉我,我叫什么?”


“draco。”Harry再一次脱口而出。想了想,又补上。“draco malfoy,这是,你的名字。”


“draco malfoy。”draco默念了一遍,笑了起来。“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名字。”


Harry也笑了笑。说实话,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笑些什么。不过没关系了,他就是想笑。


“那么,”draco身体前倾,从餐桌的上方将手递过来。“draco malfoy。很高兴认识你。”


Harry错愕的垂下目光,看着那只手上尖尖的指尖。这个画面如此的熟悉,几乎一瞬间就跳进了记忆里,在光影的变换里飞快的穿越着,最后落在一年级的楼梯上。初次踏进霍格沃茨的小孩子们熙熙攘攘的挤在礼堂外面的大楼梯上,兴奋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分院环节。那个时候,就有一个金色头发的小男孩,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到他面前来,对他伸出了手,一样苍白的皮肤,细细的手腕,尖尖的手指,落在他的面前,落在他的眼睛里。


那一次,他没能握住那只手。


他以为,那大概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从那以后,那只手再也没有伸向他的方向,甚至在很多次梦里,他都再也没有机会握住那只苍白的微微颤抖着的指尖。


可是现在,它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他看到它的主人,依旧是那一双灰蓝色的眸子,眼底隐藏着的熟悉的倨傲里此时却若有若无的涌现出一丝柔和的光芒。


——或许,那些错过的选项,真的可以有机会完成吧。


——或许,那些错过的时光,真的可以重新谱写吧。


Harry摊开了手掌,用力在裤子上擦了擦。他依旧感觉掌心里的汗渍黏腻腻的,可是他等不了了,他不知道如果这次再错过该怎么办,他不敢想,他不会再错过了。


他终于握住了那只手。轻轻的,并不敢用力。从那莹白的指尖上传递出来的丝丝的微凉,沿着他的手臂一路往上,一直落进了他的心里。


Harry忽然就冷静下来了,那些燥热焦灼的感觉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Harry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现在这样……可真好。


“Harry potter。


“很高兴,认识你。”


 


 


——END——

【盾冬】我和你的故事(10)(大结局)(电影《降临》半AU,双失忆重识梗)

克拉德美索:

1989年,一艘宇宙飞船降临西伯利亚,苏联委派超级特工冬日战士伪装为语言学家身份前往调查。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队长从冰封中提前苏醒。


(1)(2) ,(3)(4)(5)(6)(7)(8)(9)




一点肉渣一点肉渣一点肉渣一点肉渣一点肉渣


 


精神与肉体均得到发泄后的史蒂夫沉沉睡去,雅科夫偷偷离开营地时,夜色已深。


 


作为一名合格的克格勃,他成功地避开了所有守卫,一个人偷偷前往那高悬于天空的七肢桶星飞船。


 


像是感应到他的到来一般,飞船为他降下了仅容一人进入的升降舱。雅科夫并没有穿任何防护服,但他仍然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在一个充满浓重白雾的诡异空间中,那一名孤独的七肢桶星人,正在那里静静地等待他,就像是早知他会来,已经等待了整整一晚一样。


 


“如你所示,我看到了未来。”雅科夫并未因单独与外星人面对面而感到丝毫恐惧,他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未来是否可以改变?”


 


如他所料,外星人很快给出了答案——“不可以。”


 


“你只能看到,但无法转圜。你只是迎接命运,却无法拒绝。”


 


“如果我非要拒绝呢?”雅科夫决绝地问道,“如果我杀死自己呢?”


 


“地球上的所有事物,都有微妙的因果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你和史蒂夫,你们的命运紧紧绑在一起。如果你自我抹杀,我不能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事,甚至地球会不会因为本不该消失的你而毁灭都未可知。”


 


“是你们的原因……”雅科夫咬牙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你们的观察者效应导致了美国队长的苏醒,也导致了我和史蒂夫不断看到未来和过去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是的,你没猜错。”外星人缓缓画出一个优雅的圆环,“我即将离开地球,但仍想最后奉劝你一句——你和史蒂夫命运共生,他只能看到过去,你只能看到未来。所以无论你想怎样抉择自己的命运,最好也问问史蒂夫的意见,那样刚才公平。”


 


西伯利亚雪原上的凌晨,朝阳迟迟不肯露面,但营地中已经喧哗一片。


 


在美方与苏方共同的惊愕注视之下,同来时一样,这架竖立在半空中的半蛋壳型飞船缓缓将自己横过来,然后在大家眼皮子底下隐去了身形。


 


与此同时,史蒂夫的脑海中开始嗡嗡作响。


 


几个小时后,监控站发来的最新数据显示,这艘外星飞船已经毫无理由地离开了地球。而这时,只有史蒂夫一个人注意到,雅科夫满身雪花,从西伯利亚雪原上的不知何处缓缓向他走来。


 


但不知为何,在雅科夫即将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史蒂夫忽然膝盖一软,跪倒在雪地之中。


 


所有警戒全部解除,人类的生活会回归正轨,而美苏针对外星人降临的暂时合作也即将宣告结束。


 


美国队长病倒的小插曲并没有引起什么重视,军方仍然在研究七肢桶星人为何而来,又为何突然离去。而人们所掌握的唯一资料,只有雅科夫等语言学家针对这种非线性语言系统而进行地简单破译——但那些都仅仅只是语言学而已,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重大信息。


 


雅科夫将史蒂夫背回帐篷中躺下时,史蒂夫的意识仍然非常清晰,但他再也走不动一步路了……他躺在床上,拼尽了全力,也只能稍稍抬起手臂而已。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身体情况如此糟糕,史蒂夫的神色中却没有一丝惊恐,他平静地说,“或许我已经大限将至了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雅科夫轻轻抚摸他的脸,“难道你已经活够了吗?”


 


“是啊……至少曾经是。”史蒂夫对他笑笑,“我的朋友们全都已经不在了,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但或许命运安排我从冰封中苏醒过来,就是为了遇到你。”


 


雅科夫的瞳孔猛地收缩。


 


“为了遇到我?”


 


“为了遇到你。”


 


“史蒂夫……”雅科夫忽然严肃起来,他专注地看着史蒂夫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一个关于……巴基的问题。”


 


史蒂夫不免有些意外,但仍然纵然地说道:“虽然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对他那么感兴趣……但是你问吧,知无不言。”


 


“如果你的巴基还活着……”雅科夫眼神闪烁,不敢去触碰史蒂夫质询的目光,“你会继续爱他吗?”


 


“可我已经有你了。”史蒂夫微笑道,“我会继续和你在一起。”


 


“我问的是,你还爱他吗?”


 


史蒂夫想了想,坚定地回答:“我想是的,我爱他,并会永远爱他,希望你不会介意这一点,雅莎。我无法将他从生命中抹去。”


 


雅科夫微微失神道:“那假如……假如他其实没有死,他活了下来呢?并且他会再次遇到你,可是会给你带来灾难呢?”


 


史蒂夫警觉地眯起双眼:“什么意思?”


 


雅科夫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勇气般说道:“假如他会变成了坏人呢?十恶不赦那种……假如他会令你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你还会继续爱他吗?”


 


“巴基不可能变成那样,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那么我相信他一定另有苦衷。”史蒂夫坚定不移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庄严宣布一个誓词,“而我一定会保护他,不惜一切代价——我这样说你不会吃醋吧?”


 


雅科夫微微一愣,然后忽然大笑起来。




他边笑边把头扭了过去,抹掉眼角溢出的泪水:“会啊,史蒂夫,我特别嫉妒他。”


 


史蒂夫顿时有点慌乱起来,他为难地说道:“但是,雅莎,他是我的朋友……我……我无法放弃他。”


 


过了很久,雅科夫才重新转过头来,看起来像是刚刚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你别害怕,史蒂夫。”他温柔地承诺,“我发誓,我会和你一起保护巴基。”


 


“谢谢你,雅莎……”史蒂夫看起来像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是我应该谢谢你。”雅科夫冲他温柔地笑笑,“你并不知道你给了我什么样的勇气……”


 


你并不知道你给了我什么样的勇气,去面对那么残酷的未来。


 


但为了你,我可以。


 


谢谢你。


 


“那么……换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好吗?”史蒂夫有些羞涩地用力抬起手来,搭在雅科夫手上,眼神中充满迫切的渴望。


 


雅科夫敏锐地预感到了什么。


 


他立刻想要逃避,但已经来不及了。


 


史蒂夫已经将他的渴求说出了口:“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雅莎?和我一起去美国吧……和我在一起吧。”


 


关于未来的种种画面再度席卷而来,雅科夫脸上浮现出既迷茫又痛苦的神色。


 


我当然愿意,史蒂夫……和你在一起……我甚至就是为此而活着的。雅科夫牢牢抓紧史蒂夫的手,心中这样想着。


 


他浅绿色的眼睛中分明流露出万般不舍,但说出口的却是:“对不起,史蒂夫,我还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这是我的命运,我无法转圜,无法逃避,只能选择面对。”


 


离别很快来临,而史蒂夫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到了完全无法从担架上走下来的地步。雅科夫帮助其他美国人将他抬上即将离去俄罗斯领土的军机。


 


他想转身离去时,却被虚弱无比的史蒂夫用尽全身最后力量抓住了手。


 


雅科夫转过头来,看到史蒂夫的蓝眼睛中写满了深刻的眷恋。


 


“跟我走。”他用力抓住他,“求你,跟我走。”


 


“对不起,我不能。”雅科夫的心脏如同被用小刀凌迟一般片片割裂,但他仍然狠心地将史蒂夫抓住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史蒂夫痛苦地问道。


 


雅科夫弯下腰来慢慢凑近他,于是他们的脸离得很近很近。


 


“我所看到的未来告诉我,你本不该醒来。”他用低沉得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是七肢桶星人的观察者效应令你提前苏醒。”


 


“你是说,我此刻的苏醒只是一个错误?”


 


“是的,一个错误,但非常美丽——因为它令我们相遇。史蒂夫,听我说,你将会再次醒来,但那是十多年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你就会忘记我了。”


 


“不,那不可能。”史蒂夫咬牙道,“我不会允许自己再忘掉谁,无论是你还是巴基。就算一时忘了,我也会慢慢想起。到时候我就会找到你,雅莎,我发誓,上天入地,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雅科夫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才平复掉自己鼻梁的酸涩,并令自己奔腾的心脏勉强平静下来。


 


“是啊,你说的没错,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他对着史蒂夫用力眨了眨眼睛,使自己的泪水勉强退回眼眶之内的安全范围。


 


雅科夫说了一句史蒂夫此时此刻完全无法弄懂的话:“你曾遇到我,你遇到我,你将遇到我——所以,去未来等我,史蒂夫·罗杰斯。”


 


“不,你回来!我……”史蒂夫大声喊道。


 


但这并不能阻止雅科夫的离开。


 


史蒂夫费尽力气,将自己撑在担架上,眼睁睁看着雅科夫走到机舱外,看着机舱的后门一点点上升,一点点关闭。


 


在舱门合起的最后缝隙中,他看到雅科夫含着眼泪对他微笑着,敬了一个标准的美式军礼。


 


脑海中如惊雷般炸裂开来,两张挚爱的面容逐渐交叠在一起。


 


“巴基!”史蒂夫疯狂地嘶吼着,他用尽全力伸手向外勾去,“我的天呐!你是巴基!快放我下去!不,巴基!别再离开我!”


 


两名不明所以的美军士兵以为他们的美国队长疯了,急忙过来压住他的身体。在激烈地挣扎中,史蒂夫终于耗尽了自己因外星人到访而意外从冰封中苏醒的全部能量。


 


“去未来等我,史蒂夫·罗杰斯。”


 


脑海中一遍遍回响起巴基最后的话语,史蒂夫彻底晕了过去,陷入命运中的第二段假死。


 


几天后,雅科夫被带到了一个他曾在未来梦境中见到过的、本能地令他惧怕的地方。


 


在那两段将会夺走他所有记忆的罪恶电极压上太阳穴之前,恐惧的刺激令雅科夫陷入一片幻梦之中。


 


在这片梦境之中,他最后一次看到了未来。


 


他看到自己穿着礼服,站在一个教堂中。教堂的来宾不多,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充满善意与祝福的欣慰笑容。


 


他惊讶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双手中捧着一束美丽的鲜花,而金属左手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指环。


 


他抬头,看到对面站着的那个金发蓝眼的大个子,正对他露出幸福得无与伦比的温柔笑容。


 


“史蒂夫……”他呢喃着对方的名字,目光扫向对方的手指——毫不意外地,那里有与他手指上一模一样的银环。


 


“原来如此。”在电极下方紧紧闭上双眼的雅科夫,唇角露出一丝笑容。


 


“是的。”他说,“我愿意——愿意之至。”


 


紧接着,洗脑室中响起雅科夫凄厉的阵阵惨叫声。片刻后,一切宛若纷扬飘落在西伯利亚冻土上的雪花一般,归于纯白与平静。


 


十三年后,美国队长再次苏醒。当他赤裸双足惊慌失措地奔跑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时,他隐约想起,自己曾在白茫茫不知何处的一片土地上,与什么人有过一个约定。


 


“去未来等我。”他恍惚间听到那个人对他这样说。


 


但他始终未能分辨这个模糊画面的真假——这究竟是一段真实的记忆?抑或只是一个虚假又美好的梦境?


 


直到两年后的一段公路上,美国队长打落了冬日战士的面具。


 


“我们去哪儿?”


“去未来!”


 


“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去未来等我吧,史蒂夫·罗杰斯。”


 


巴基,雅科夫,冬日战士。


 


一切的一切,如海啸般汹涌而至,狠狠砸进史蒂夫·罗杰斯的脑海中。


 


“你曾遇到我,你遇到我,你将遇到我。”


 


他终于读懂了雅科夫这段话中饱含的深意。


 


史蒂夫与巴基相遇,与雅科夫相遇,与冬日战士相遇。


 


一切的一切,都如同1989年时不期而至的七肢桶星人那独特的非线性文字一般——故事从起点出发,历经重重坎坷,还曾一度陷入死局……但他们总会相遇,因为他们从不曾放弃过彼此。他们会拼尽全力触碰彼此的灵魂,最终首尾相接,描绘出一个完满的圆。




“这就是我和你的故事?”若干年后,巴基,或者说是雅科夫,在教堂中微微仰起头来,等待他的丈夫——他总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




“这就是我和你的故事。”若干年后,史蒂夫终于如愿以偿地将那枚指环,套进巴基的金属手指中,“我们的故事终将圆满,而你也会逐渐想起一切……不,亲爱的,你不用着急,我有办法让你快点想起来——反正我们已经找到彼此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回忆’某些事……”




这就是史蒂夫和巴基的故事——漫威史上最漫长、最饱经磨难的爱情故事。




——————————


我写这个故事的过程,和这个故事本身的内容一样,其中坎坷重重,几度想要放弃……但还好,最终我还是完成了这个故事。由于写作过程中心境变化很大,所以最终他由一个暂时性的be变成了现在这样的“he”。


如果你要问我史蒂夫准备怎么帮巴基“回忆”过去……肌肉♂记忆♂什么的,我才不要写呢……


谢谢每一个陪我走过这段心路历程的朋友,有时候我想一想,能将这么一个几度停更的故事断断续续追完的读者,那四舍五入基本上对我就是真爱了吧?!所以看到这里的朋友,你们都妥妥是我的真爱啊!就跟史蒂夫爱巴基那么真的爱啊!所以,严肃地说,无比谢谢你们!


生命不息,肝盾冬不止,感恩比心!


 

wunderhorn:

【盾冬】狗狗滤镜(队2剧情)

史蒂夫必须是活泼友善又有点倔的大金毛
巴基哥哥是苏的要命的大帅比德牧诶嘿嘿

祝史蒂夫罗杰斯大宝贝生日快乐!



ps 图有点长


ps.ps 狗是色盲这种事,貌似是可以看到黄蓝,但看不到红绿⋯⋯


ps.ps.ps 咆哮突击队的图里,队长旁边的大狗很符合杜根的体型呢www 然后脚边的猫咪其实是Peggy😂



(图全是在网上瞎找的它们都不属于我)

老相册:

借火抽烟的美军大兵

1944年,腾冲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雨打吟耳汤:

又是悠闲的一天 捉萤火虫   给南派泛娱 中秋的贺图~现在可以放出来了奥  这是另一个版本 ~~

整理包子所有cut和资源下载【应该持续更新】

醉雨倾城:

马存!做资源的妹子们辛苦了!


kitabinn:



刚刚把GG包的cut高清版剪完于是顺手在这边整理一下所有我下载的包子演过的cut以及做个存档,之前我记得已经有妹子做过安利了,这儿应该是比较全的。




各位小伙伴可以随意下载哒,所有视频已经转码MP4,如无意外都能直接用【_(:3>L)_因为我一般用的是MP4,好像应该最常用的了】




每个片子附上B站在线观看链接(侵删),所有资源网盘下载在最后!!!在最后!!!




美队系列的还没有来得及传!!!!这三部不整部舔怎么行!!!




----------------------------------------------------------




列王传:貌美如花的小王几!!!!!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14825/








查理班克斯的教育:超级嫩包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71514/








法律与秩序: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40766/




【by up主:先匿仙贝








政坛野兽:可爱踢街宝宝你们懂的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904210/    up主:の羽








童话镇:疯帽子爸爸哇ლ(°◕‵ƹ′◕ლ)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11626/  








幻影:传说的刘海软包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64227/




【by up主:二泉躺平接受治疗








迷宫: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55048/








瑞奇与闪电: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74051/








热浴盆的时光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66963/








夺命追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83671/








红门: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90046/








蕾切尔的婚礼: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36213/








蔓延: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90299/




【by up:墓城北上 我要给这位up主表白啊啊啊啊她做了好多少见的包子片子cut!!!感动世界!!】








黑天鹅: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53667/  








魔界契约: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206879/








建筑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204847/








Tony 'n' Tina's Wedding:好像年代很久远惹,画质有点糟糕体谅一下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82450/




【by up:包子的饺子馅 】








火星救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95760/  up:hetatomato








建筑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23653/  up:trewersky








绯闻女孩:这个少爷包我就是一边剪一边舔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35764/  up:参二了吧唧




【注明一下GG这部的话,网盘里放的是我自己之前下了1080P的高清无字幕资源之后剪的cut,算是剪视频小伙伴,还有想练听力和舔屏的小伙伴福利ლ(°◕‵ƹ′◕ლ),如果需要看字幕的还是上B站看撒!如果有需要的话以后可能会把网盘里的我自剪的资源更新一下加个有字幕版的,B站就不传了】








附赠:




包子为《August man》拍的写真花絮:这个包超级好看一定要看呜呜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249332/  up:孟小怂不是真的怂








包子14年为《the Beauty Book》拍的花絮:反正超级撩就是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42453/  up:布丁糖抖森








网盘里还有一个超清的《火星救援》花絮,微博上扒下来的,地址忘了,下次找到补。








以上所有都在这个网盘里!!!资源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c1Rfb5Q 密码:pqd7








【有新资源就持续更新!!!么么啾!!!!有错误或者其他问题记得提醒我改!!!!大家一起来吸包啊!】